您當前的位置: »  » 民俗風情

納雍滾山珠:一個民族的遷徙記憶

點擊量: 次 字號:[ ]  視力保護色:

 

苗舞“滾山珠”驚艷九運會  陳私勇/攝

 

 

 

 “滾山珠”集蘆笙吹奏、舞蹈表演、技巧藝術為一體,舞蹈動作古樸、剛柔相濟、粗獷豪放。  祝 緋/攝 

 

 

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苗族蘆笙舞“滾山珠”    潘中澤/攝 

 

    疊羅漢之一(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“苗族蘆笙舞《滾山珠》”)   潘中澤/攝 

 

 

    “滾山珠”之斗雞舞  魏運生/攝 

 

 

納雍縣苗族蘆笙舞“滾山珠”   李 踐/攝

 

 

 

    遷徙,是苗族的一段凝重歷史。
    浩繁卷帙中,最為悲壯的遷徙,應數蚩尤敗于黃帝之后的那一段。
    據傳,在那段悲壯的大遷徙中,一支數萬人的隊伍把故土的房屋、山岡、河流以圖案形式復制到裙裾和披肩之上,然后朝著黔西北黑羊大箐艱難進發。即將到達時,眼前荊棘叢生,遷徙受挫。
    進退維谷之際,苗族后生挺進荊棘叢中,用身軀滾出一條道路,所有人這才得以安家落戶。
    為了銘記遷徙途中的艱辛,苗族后裔模仿先輩以身開路的動作,佐以蘆笙伴奏,自創了名叫“地龍滾荊”的舞蹈。“地龍滾荊”的寫實命名,寓意人與自然的對抗,表達了人定勝天的堅定。
    這種采用寫實方式命各的舞蹈,后來漸漸演繹成為寫意的表達——滾山珠。
    滾山珠這一舞蹈形式,附著了苗家人對自身民族的遷徙記憶,沉淀了這個民族的歷史與文化、心理與感情、思念與傳承。
    滾山珠自上世紀走進北京、走向歐洲之后,就以其豐富的內涵和高難度的技巧,驚艷華夏、享譽世界,成了納雍人的驕傲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幾只土碗在地上擺出一個圓,手持蘆笙的男男女女開始了一場美輪美奐的表演,動作舞起來,蘆笙吹起來,動作里連著故事,聲音里藏著艱辛……
    圍著一地的土碗圈子,邊奏邊舞,苗家男人帽子上插著的箐雞尾,舞成了一個民族的堅韌,苗家女子頭頂盤繞的紅線,舞成了一種亮麗的光影。
    最先把僅在民間傳承的滾山珠帶向世界大舞臺的,就是納雍縣豬場鄉的一位苗族漢子。
    他叫王景才。
    因為滾山珠,他的身上還有一道無上光榮的光環——全國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。
    這一光環里,嵌著他的青春、意志和智慧。
    王景才的家,在納雍縣豬場鄉新春村木花營組。
    10歲那年,他到離家5公里的倮保俚小學讀書,吃住在學校附近的外婆家。三舅黃順強是遠近聞名的蘆笙舞高手,王景才仰慕三舅,便跟著學。
    兩年之后,王景才學成回家,當了蘆笙舞老師,弟弟王景全成了他的第一個學生。
    1983年,王景才家人接到縣里的通知,要王景才、王景全兄弟到畢節參加匯演,演他們的“地龍滾荊”。這無疑是一件很長臉的事情。
    “山藥蛋”要進城,得換蘆笙、買服裝,父親王紹華只好賣了耕牛。
    這正是滾山珠走出山門的第一步。
    雖然只是一小步,但這一步卻牽動了滾山珠加速奔跑的步履。
    之后,王景才將一些雜技元素融入蘆笙舞,滾山珠表演從此多了搭橋、疊羅漢、雙飛燕、倒栽樁等造型。這樣的演變,使得苗族蘆笙舞積累了升華的更多能量,為其從再現型的“地龍滾荊”演變為表現型的“滾山珠”奠定了基礎。
    1989年,一直稱為“地龍滾荊”的苗族蘆笙舞被王景才更名為滾山珠。也是在這一年,納雍組織滾山珠舞蹈隊配合貴州省少數民族歌舞團遠赴廣州演出,滾山珠一時轟動羊城。
    翌年,北京亞運會,滾山珠連演28場,7分鐘節目贏得18次掌聲。
    1991年,受文化部公派,滾山珠赴港參加中國少數民族藝術匯演,港澳同胞齊聲贊譽。
    至此,這個幾乎堪稱“草根藝術”的苗族舞蹈終于具備了叩開世界大門的強大能量——1992年,滾山珠表演隊赴荷蘭參加第37屆國際民間藝術節,巡演于挪威、比利時、丹麥、波蘭,捧回了世界民族民間藝術的最高獎——金山杖獎。
    滾山珠所表達的,是苗族先人與自然的對抗,既是肉體與現實的對抗,也是意志與環境的對抗。它最偉大的藝術特征,在于它匯集了奏與舞兩個元素,聲與形的契合,口與手的協調,個體與群體的交融,達成了它的難度,成就了它最耀眼的亮度。
    風格粗獷豪放、動作高難驚險、文化內涵深厚,滾山珠不可復制的惟一性,蘊涵著苗族這一族群堅韌頑強、不屈不撓的性格,給了人們更多的暗示與審美。
    2005年12月,滾山珠商標正式在國家工商總局注冊。次年,滾山珠被國家文化部確定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
    越是民族的,越是世界的。今天的滾山珠,已經成了納雍的一個代表性符號,成了中國民族文化藝術寶庫中不可或缺的一枝奇葩!

RSS定制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關信息

觸碰右側展開
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 天堂v无码亚洲一本道 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